产品类别

陈德铭:外贸企业要警惕输入性通胀的冲击

昨日上午,商务部外贸形势座谈会在琶洲展馆的会议室里举行。商务部部长陈德铭、副部长易小准,以及厦门、江苏、四川、辽宁、广东、宁波等地的省市商务主管部门主要负责人,还有8家进出口企业代表参加了会议。广东省参加会议的是省政府副秘书长刘晓捷和广东省外经贸厅副厅长郑建荣,与会企业的行业主要分布在造船、绿色能源、家用电器、纺织服装、食品、药业、还有鞋业等。

几乎每届广交会上,陈德铭都会召开外贸企业座谈会,研究分析对外贸易形势。但这一次的调研又显得不那么寻常。

就在几天前,总理温家宝在湖北武汉调研时,就主持召开了辽宁、浙江、湖北、广东、四川五省经济形势座谈会。中央高层密集调研的背景之一,是国家“十二五”规划的即将出台。

明年是“十二五”规划的开局之年,当前世界各国正处于应对国际金融危机的重要转折点,如何让当前政策与新的五年计划相衔接,都是决策者要面对的问题。因此,此次广交会调研受到格外重视。

世界经济出现“二次探底”的可能性较小

昨日下午,陈德铭在巡完广交会之后,接受了南方日报的采访。陈德铭说,从这次的广交会来看,第二期即将结束,目前的成交额已经超过250亿美元,和上一届同比增长11%,但客商数减少3%左右,说明有效客商是增加的。参展企业的成交量以及下单量普遍增加在10%以上,但考虑到劳动成本以及汇率变化因素,贸易仍比较谨慎。

陈德铭强调:“这也说明,世界经济在复苏,而且出现所谓‘二次探底’的可能性较小,但是复苏得比较慢,可能有个比较漫长、复杂而且脆弱的过程,充满不确定性。”

值得注意的是,多个重点外贸省市均预测2011年上半年外需增长将明显放缓,难以重现今年的快速增长之势,不仅如此,贸易保护主义有增无减,并有向新兴产业和高科技产品蔓延的趋势。

广东省进出口总额约占全国的四分之一,据广东省外经贸厅对全省235家有代表性企业的最新问卷调查显示,有79.6%的企业表示第四季度在手订单较去年同期有所增长。其中,订单增长20%以上的企业占41.3%,订单增长10%—20%的企业占25.1%,订单增长10%以下的企业占13.2%,只有17%的企业订单较去年同期下降。

但省外经贸厅副厅长郑建荣表示,虽然外经贸发展环境有所改善。但今后一段时期外经贸发展还将面临许多不确定、不稳定因素,形势依然不容乐观。

而作为我国最大纺织企业之一的上海丝绸集团也印证了这一情况的普遍性。上海丝绸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徐伟民表示,由于国际市场需求的回暖,客户下单意愿增强,有些主要客户的订单量有20%-30%的增长,而且价格也有一定上升。但受人民币汇率、劳动力成本和原材料价格上涨等因素影响,企业只有通过增强行业竞争力,来转嫁成本压力。

人民币汇率要保持可预见的稳定性

人民币汇率问题是外贸企业当前无法绕开的话题,多个重点进出口省市均将人民币汇率问题列为最关注的问题之首。

近期,人民币汇率持续升值,给外贸企业出口造成较大压力,同时汇率的不稳定性和波动风险也增加了企业经营活动的困扰。据计算,截至10月22日,人民币对美元已累计升值2.5%,使原本微薄的中国企业出口利润被进一步压缩。

江苏省外经贸厅厅长朱民表示,据其调研,本届广交会上,部分企业在手订单出现亏损,企业普遍反映有单不敢接,短单、小单成主流。部分国外采购商也处于观望状态,下单谨慎。

据厦门市外经贸局重点联系的80家出口企业(占全市出口35.6%)的财务数据汇总,今年厦门市企业实现销售收入比去年同期增长29%,但出口毛利润率仅为9.2%,盈利水平低于去年3.1个百分点。不仅如此,部分行业甚至处在亏损的边缘,如农产品出口利润率仅有1-2%,服装约2%,机电约3%,轻工产品略高些,约5-6%。

省外经贸厅副厅长郑建荣也在会上建议保持国家外经贸政策的稳定性和连续性。他说:“特别是目前人民币升值压力仍然巨大,企业反映难以对未来汇率变动进行判断,同时也缺乏避险机制。请求国家保持人民币汇改政策的相对稳定,引导企业对人民币汇率的预期。”

徐伟民表示,该企业产品40%出口美国,人民币汇率保持稳定对其报价产生重大影响。但他也提出,人民币汇率小幅度升值可以接受,关键是要可预期。“3个点也好,5个点也好,只要能保持一个可预见的稳定性,我认为可以接受,毕竟适者生存才是市场准则。”

徐伟民说,虽然目前中国在纺织行业里拥有技术和质量的绝对优势,暂时无法被别国取代,但鉴于中国生产成本的不断提升,报价如果再上升20%,客户就肯定无法接受了。

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上涨成为新的冲击

今年以来,原材料价格的快速上涨也是外贸企业所无法回避的因素之一。

广东省外经贸厅的调查显示,由于用工紧张及我省各市普遍上调最低工资标准,今年以来企业用工成本普遍提高20%左右,六成以上的企业预期年内薪酬仍将上涨;同时企业原材料购进成本普遍有10%左右的增长,钢材、铜材、塑料、棉花等主要原材料价格同比上涨两成以上;另外,用电成本上升、海运成本成倍提高,也加大了企业的成本压力。

以著名家电企业格兰仕为例,该企业去年3-4季度以来原材料价格上涨了20%,劳工工资上涨35%,航运物流等费用也在增加,该企业负责人表示,加上人民币快速升值,企业利润大幅下滑,可谓“雪上加霜”。

广东不是特例。江苏省113家商务部重点联系企业统计调查显示,原材料成本上涨迅猛,侵蚀企业利润,今年以来该省超过七成的企业经营成本明显上升,超过六成的企业劳动力价格提高,企业平均用工成本上升15%以上。

但陈德铭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在市场普遍关心的汇率波动、原材料及劳动力成本上升等因素之外,中国外贸尚需面对美国货币发行“失控”以及全球大宗商品价格急剧上涨等重大难题。

“从目前情况来看,企业已经对汇率变化、劳动力价格上涨等因素进行了提前考虑和准备。”陈德铭表示,“但因为美元发行不受控制以及国际大宗商品价格持续上涨,正在给中国带来输入性通胀‘冲击’,当前这一问题引发的不确定性给企业造成的困难更大。”

但陈德铭强调,中国企业也在积极考虑应对这些因素,相信明年中国的出口仍然是平稳的增长,进口也会有较大幅度的增长。

陈德铭还表示,“十二五”期间,我国外贸发展方式重点是在结构、质量、技术、标准上进行转型,同时,商务部还将帮助外贸企业逐步进入国内市场。

“相信经过几年时间,特别是在‘十二五’期间,我国外贸结构会有很大的改变和提升,内外贸市场会连成一体。我认为,未来中国的国内市场会明显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国内市场。”陈德铭说。

返回上一页